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
奇幻戰爭史   ▌

妙齡女子的奇幻異域——唐詩婷

撰文:陳俞伶(fantasy.tw@gmail.com)



  唐詩婷,第一屆奇幻藝術獎青龍獎首獎得主,說起自己得獎的心情,依然覺得不可思議。她說,「至今想來,仍覺得像場夢,非常得不真實。」
  其實她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喜歡閱讀,最愛的作家是愛倫‧坡,尤其喜歡小說《黑貓》字裡行間營造而成的驚悚氛圍,整本書完全沒有提到所謂的幽靈、鬼怪,然而在描述人內心邪惡的念頭時,卻讓人渾身汗毛直豎!
  也因為對於人性的黑暗面有難掩、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,所以她以「黑百合」為名,遊走於網路世界中為文、發聲。
  得獎作品《史考特醫生》不是她第一本創作的小說,卻是真正完成的作品。
  「哎,太沒有毅力了。」隨之揚起一陣清脆的朗笑聲,「每次讀完一本書,就會有新想法,隔天,又全部推翻,然後又重新再架構一次、再修改、補充,然後,過了幾天,突然又有另一個點子,於是又架構了一個……就這樣週而復始、一次又一次,所以老是寫不完,永遠都有新的故事……很糟吧!」說完,雙手一攤,一副也拿自己也沒輒的淘氣模樣。
  這也是她之所以參加奇幻藝術獎的原因,希望可以透過獎項的徵選,逼迫自己好好寫完一個故事,果然,皇天不負苦心人,終於教她如願,然而,獲獎並不在自己的預期,更何況是首獎的最高殊榮。
  「當時,腦中的確是一片空白啊!」她皺起雙眉、重重地搖著頭,然後才露出極為靦靦的笑容,「實在是太幸運了。」
  目前仍在薇閣高中就讀的她,正為為期不到三個月之後的大學聯考忙得焦頭爛額,她唉聲嘆氣地嚷,「很可憐耶,每天回家都已經是晚上十點多……」
  然在體力早已透支的情況下,她依然覷了空檔,讀完《索多瑪120天》。喜歡作者可以藉由書寫如實、赤裸坦誠自己的慾望,那種無拘無束的感覺,很教她嚮往。
  而談起最喜歡的一本小說,她沈吟許久後,終於說出了《發條鐘》。
  「因為,太難了,喜歡的書很多啊!不過台灣奇幻小說的譯介速度實在有點慢耶。」她急急為自己的猶豫頻作解釋,繼而話題一轉,「朱學恒先生現在是否還有繼續翻譯的工作?」
  她說,好想知道他最近讀了哪些書?又有甚麼書是生為一個奇幻迷,不可不讀的經典作品。
  儘管因為課業繁重而哀聲連連,卻仍信誓旦旦地表示,「我一定要順利通過大學聯考,而且還要選讀自己喜歡的外文。」
  「為什麼?」我忍不住探問。本以為喜歡探討人性的沈淪、苦痛等層面課題的她會選讀心理或是哲學等科系。
  「這樣才能用英文寫奇幻小說啊!」她一派理所當然的態勢,隨之又補充說道,「奇幻畢竟創始於歐美,一如武俠小說根源於中國,如果可以以英文書寫,也許可以更貼近奇幻的世界,是不是?」
  「當然,這只是我現階段的想法啦!」我還未及說出自己的想法,她已經羞赧地繼續接道,「以後的事情,誰也不知道會怎樣,是不是?」
  我抿起嘴,漾笑著。
  是啊,未來總是充滿變數,也許經過更多閱讀的洗禮、擁有更豐富的人生閱歷之後,未來也許她會發展出另外一種形式、一種可能,可以跳脫西方的奇幻、融合東方的神秘、傳奇獨屬於黑百合的奇幻異域世界。
  讓我們屏息以待!